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?
We work for your Profit

而且政府强调

2018-08-18 07:55

华强北管委办组织商家抱团走出去拓展内需市场和国际市场,每次都有大“斩获”。在去年国际经济的低潮期,管委办召集商家和职能部门座谈,了解企业经营困难,帮助排忧解难。对此我们深深感受到,华强北管委办真正履行了“管理就是服务,服务促进管理”的承诺。

“在华强北的管理上,我认为政府做了市场和商家做不了的事,这就是公共管理和服务。”陈光华表示,在一段时间里,各个商场的标识招牌五花八门,竞相做大,整个商圈户外广告形象一度显得低俗粗放,甚至还存在安全隐患。在这种情况下,华强北管委办积极与商家沟通,制订出为商家认可的广告招牌标准,并且严格检查。此举提升了华强北的市容环境,也让商家上了一堂广告艺术原理的常识课。

万佳商场最早在华强北落户,因租金上升吃不消,要后撤到二线的华发路。当时许多媒体呼吁政府出来“挽留”。也有媒体一度质询“俄罗斯倒爷为何不倒深圳服装”,主张华强北做大服装批发市场。对此政府仍然没有正面回应。黄建跃表示,政府的做法是对的,把市场的事交给市场,政府要做的是提供规划引导,维护好营商环境。(黄青山 何可人 梁锦弟)

徐承亮说,随着近两年华强北手机交易量的逐年增大,华强北地区的一些服装市场、餐饮市场,甚至一些地下停车场纷纷改建成为手机批发交易市场。面对这一变化,政府和市场管理方从来没有干预过,只是一如既往维护营商环境和提供公共服务。

“目前在华强北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手机档口已经非常困难,明通数码城招商之前就曾出现过仅一天时间就有近5000家商户前来认租,排队抽签的商户太多了,达到了10选1的程度,光是派去维持秩序的保安人员就有100多人”。明通转型手机找到了更大的商机,得到了更大的发展。今年明通在河南投资新的手机市场,实施跨区域发展。

“华强北商圈20年来经历了至少两次改造升级,每次改造都带来了新的繁荣新的活力。”程一木说,政府主导的改造提升了公共环境,完善了公共服务。而市、区两级政府在改造力度、改造规模节奏的把握上也相当科学到位,如此达到了良性循环的效果。据了解,1999年国庆节竣工的改造,市区政府共投入改造资金4500万元。2007年完成的第二期改造区政府投入了约1.2亿元。而今年完成的市容提升行动则为华强北国际商圈度身订做了一套“迎宾服”。

明通最早在华强北是做餐饮的,老板看到一个个顾客从柜台仔变成了老板,于是决定将开酒楼的积蓄投到手机上。徐承亮说,在这个过程中,我看到华强北的市场化程度高,商家对市场的敏锐度高。而政府既注重规划引导,又尊重市场的选择,市场的规律,以及市场的调整。在发展中解决问题,而不是一味管死或死管。

华强北有工业电子、消费电子、家电、百货等多种层次市场。黄建跃表示,这些行业谁大谁小,政府从来没有硬行规定,只是顺势而为,服务引导。而且政府强调,要多业态并举,共生共荣。

“纵观整个华强北商圈,自赛格广场到振中路,以电子、电脑市场为主;从振中路到振华路、振兴路一带,则以通讯数码产品为主。而在振兴路与红荔路的顺电区域,主要以家电和服饰为主”。黄建跃表示,这种行业空间布局商家和政府顺应市场需求,规划引导的结果。

程一木说,国内许多同类型商圈最担心的一个问题是“要么不改等死,或者早改找死”。但是深圳市和福田区主导的华强北改造避免了这个误区。其中的经验就是:对商业街区进行改造,绝不搞全盘推倒重来,绝不盲目拉高市场定位,以免造成“有场无市”的困境。即便是分批改造,也科学把握一个尺度。经过国内外实例考察,华强北管委办对同类建设项目进行技术分析,并测算出:在商业街的升级改造中,新开工面积一般不能超过片区原有经营面积的1/4或1/5。否则的话,可能对原有的市场环境造成负面影响、甚至是致命的影响。